让全体公民安享家园 | 郭道晖等

盛按: 今天在北京昌平发生了反差最大的事情。在世界人权日上千非法强拆分子公然冲进香堂村,限制居民的人身自由,非法强拆公民家园。再次强烈谴责这一违宪非法的反人类反文明暴行。(2020年12月10日)

盛按:最近看到北京昌平又出现了一个新的非法强拆浪潮。其特点一是地方政府更为背离法律正当程序。如在九华别墅,当地政府甚至不屑出示法律文件,没有表明身份,就蛮横闯入。在金鸿远文化交流中心,当地政府声称这个法律手续齐全的小区““未依法取得(临时)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责令限期拆除”,并非法拆除燃气管道,非法停电。另一特点是离北京城区越来越近。这更突显“抢地”的性质,而且将威胁逼近城里。再发这封公开信,再次谴责一切违宪非法的强拆。

家园

就北京等地大规模违宪非法强拆运动致国务院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李克强总理:

近年以来,北京等地出现了以“拆违”为名义侵犯公民住宅权和财产权、大规模非法强拆事态。2019年以来,这种事态因北京等一些地方政府以运动方式,制定大面积强拆计划,利用各级政府组织,将官位及晋升与强拆“成绩”挂钩,造成更为负面的重大的社会冲击,住宅权被严重侵犯,住在唯一居所的公民被从家中赶出,流离失所;所有被非法强拆的公民遭受相当于数年全部年收入的巨额财产损失;他们的宪法权利遭到践踏,他们的人格尊严扫地(详见附件)。我们谴责这一违宪非法强拆运动。

首先,这一强拆行为严重违反了《宪法》保护公民生命、财产和尊严的原则,严重侵犯了公民的住宅权(第39条),财产权(第13条),人身自由(第37条)和人格尊严(第38条)。这一违宪非法强拆运动的实施者用于对抗《宪法》的唯一理由,是这些房屋是“违章建筑”。而其法律根据,是《宪法》的下位法——《城乡规划法》。其中所谓“规划权”只应保护和服务于公民住宅权、财产权,而不能僭越于其上,更不能对这些公民宪法权利加以损害。不当地拔高“规划权”同时严重违反了《宪法》规定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原则。即在资源配置、包括土地配置方面,市场制度起着决定性作用。“规划权”只能是对市场配置土地资源起着辅助性和参考性作用的次要公权力。

第二,这一违宪非法强拆行为违反了《立法法》和《城乡规划法》。大量“强拆通知”援引《城乡规划法》第41条,但这一条只是强调如要占用农用地建设房屋需要获取建设规划许可证,从而说明在非农用地上的房屋建设无需许可证;并没有赋予强拆者强拆公民住宅、尤其是在非农用地上的公民住宅的权力。其援引的第65条,明确是指“在建建筑”,而不是已经竣工、出售,并经过数年、甚至一二十年的精心经营,而形成的公民的家园。而强拆者明显恶意歪曲其含义,将其用于与立法本意完全不同的目的,是对该法律的蓄意违反。尽管如此,强拆者还要将2008年开始实施的《城乡规划法》的扭曲解释适用于在此之前建造的房屋,退一万步,这也违反了《立法法》“不溯及既往”原则(第93条)。

第三,这一违宪非法强拆行为,也违反了《行政处罚法》、《行政复议法》、《行政诉讼法》和《行政强制法》所规定的法律正当程序。强拆者不遵循《行政处罚法》,即事先告知当事公民(第31条),听取申辩(第32条),在告知后开听证会(第42条),采取突然袭击的方法张贴“限期三天”拆除的威胁性通知,违反了《行政强制法》规定的当事人在提起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后不得拆除的规定(第44条)。而“行政诉讼”的法定期限为6个月。强拆者还干预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例如香堂文化新村有800多户公民对“强拆通知”提起了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到现在没有一户收到受理的通知,也没有进入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程序,这违反《行政复议法》和《行政诉讼法》受理申诉的规定。

第四,强拆者实施强拆的行为也违反了《行政强制法》及相关国务院规定。如用断电、断水的恶劣手法逼迫公民离开住宅,以便强拆(如在瓯北木屋村),违反了《行政强制法》规定的“行政机关不得对居民生活采取停止供水、供电、供热、供燃气等方式迫使当事人履行相关行政决定。”(第43条)强拆者已经(如对涵碧楼)或准备(如对香堂新村和水长城老北京四合院)用突然袭击的形式进行强拆,违反了《国务院紧急通知》(国办发〔2010〕15号),不得“采取‘株连式拆迁’和‘突击拆迁’等方式违法强制拆迁”。有些地方强拆者命令警察对当事公民的维权行动进行干扰和恐吓(如在果庄村),违反了国务院规定的不得“随意动用公安民警参与强制征地拆迁”;强拆者用财政资金即纳税人的钱雇佣拆迁公司和保安公司进行非法强拆纳税人的房屋,违反了《预算法》规定的财政资金使用范围(第27条,第93条)。

第五,这一违宪非法强拆运动从根本上破坏了产权制度。而这一产权制度是《宪法》规定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的基础。正是由于建立了产权制度,中国的改革开放激发了的民众生产与经营的积极性,才造就了举世瞩目的中国奇迹。违宪非法强拆,以夸张的行政“规划权”挑战住宅权和财产权的宪法权利,就是在挖改革开放的根,动摇中国经济奇迹的根本。非法强拆运动不仅实际侵犯了住宅权和财产权,还以其没有任何宪法的和法律的依据蛮横行径恐吓其他所有房屋所有者,使其市场价值贬损,吓阻公民及外国人对中国的投资。

第六,这一非法强拆运动用“小产权”概念对农村集体土地产权进行污名化,企图削弱其产权合法性基础。而农村集体土地产权是由《宪法》规定和保护的完整产权。在一定时期内被《土地管理法》内的错误所限制。但2019年的新《土地管理法》纠正了这一错误,农村集体土地可以进入到建设土地市场,而无需由政府征收。这一改进本来恢复了农村集体土地产权的完整性质,以往在集体土地上建设的房屋都应按照新法的原则得到更好的保护。然而这一非法强拆运动反而继续以“小产权房不合法”的谬误欺骗社会,在毁灭房屋业主财富同时,极大地损害了农村集体作为土地所有者的利益。

第七,这一违宪非法强拆运动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又突然启动,说明强拆者将抗击新冠疫情当作它的可乘之机,进行强拆(青岛涵碧楼)或威胁强拆(水长城老北京四合院),造成强拆者自己和其雇佣的强拆队、保安公司人员的聚集,以及与业主之间的强力肢体接触,大大增加了病毒传染的风险,破坏抗疫大局。也说明强拆者无视疫情加重的经济衰退,严重打击经济的复苏,破坏城郊化这种大中城市经济发展的模式,造成巨额财富损失及相关的需求收缩和失业,导致宏观经济形势的进一步恶化。有些地区(如北京密云县)竟“吹响了‘基本无违建区’的号角”,足以证明,强拆者把违宪非法强拆放在抗疫和经济恢复之上,是对中国整体利益的严重损害。

第八,这一非法强拆运动以“文革”式运动的形式,即“先定罪,再找罪证”,先定强拆面积,再寻找强拆理由,并把强拆指标完成情况作为考核各级政府政绩的标准,迫使各级政府成为非法强拆的工具,摧残了各级政府及其官员,迫使他们违背承诺,撕毁合约,非法行动,污辱宪法。强拆运动迫使政府官员们扭曲心灵,泯灭人性,突破道德底线,将毁灭作任务,视人命如草芥,成为当地公民不安和恐惧的原因。强拆运动使各级政府官员处于终将受到法律惩罚的高风险境地,把本来保护公民宪法权利的政府机构变成吞噬房屋的怪兽。这是对国家体系的严重破坏。

第九, 这一非法强拆运动在违反宪法,违反《立法法》,违反《城乡规划法》,违反《预算法》,违反《行政处罚法》,《行政复议法》,《行政诉讼法》和《行政强制法》,违反当初市政府的行政决定,违反区县人大的决定,违反村镇作为民事主体的合约,以非法手段强拆公民家园,违宪非法强拆者证明他们本身摧毁房屋家园且暂时不会被惩罚的能力,也就等于摧毁整个法律体系。因为如果不能惩罚违法者,法律本身就没有作用。这相当于将我国境内的所有人的家园置于没有法律保护、随时可以被强拆的巨大风险之中,我国社会就会失去其公共治理的根基。

孟子曰,“杀一不辜,行一不义,而得天下,皆不为也。”今中华境内,已堕万楼;还将堕百万楼,里面有家,有人。庙堂之上,可无愧色?综上所述,我们恳请国务院及李克强总理,援引《宪法》第89条第一款,“根据宪法和法律,……发布决定和命令”,紧急叫停这一滥用公权大规模违宪非法强拆运动,对已经实施的非法强拆行为进行调查,对违宪非法强拆的责任人进行公诉。同时重申对公民包括住宅权在内的宪法权利的保护——即使是有重大违法可能的建筑,也要个案对待,严格遵循法律正当程序加以裁断——让全体公民安享家园。

郭道晖 (签字)

张千帆 (签字)

贺卫方 (签字)

盛 洪 (签字)

郭于华 (签字)

2020年4月26日

附件一:北京等地区违宪非法强拆的部分事实(略)

附件二:强拆视频目录(略)

发布者:flourishflood

Economist, Confucianist

让全体公民安享家园 | 郭道晖等》有13个想法

    1. 感恩笔者:有理,有据,有力度。但是昌平区的流村镇,依然在红红烈烈强缸拆除中,百姓痛失家园,唯一住房者,流离失所。临时安顿住房每平米每天48元,注册企业的房屋公商有合法地址备案,镇政府备案,不但不为中小微企业的生存和发展保驾护航,限期强拆,使的被拆除的公司,无法正常合法经营。

  1. 此类野蛮拆迁案例,应由中共中央政治局严肃问责并果断处理。宪法是国家根本大法,绝不能容忍任何违宪行为!

  2. 您好,能看到您给克强总理的信万分荣幸,在今年11月11日,我家遭遇了,您信上所说的(没看到任何拆迁方案,没有任何法律文件…)强拆,并扬言告到那里都不怕…作为一介百姓苦于投诉无门,不知我有否权力参与签名并与您取得联系,谢谢!

  3. 公知握有道,而政府握有术,道术的博弈,从中国历史上看,谁占上峰,似乎是一个不容置疑的问题。

  4. 公开信有理、有力、有节,我非常支持!
    我本人也是此次运动的受害者,失去了心爱的唯一家园!
    这场强拆运动逆天违法、人神共愤!终将会得到正义的谴责!

  5. 原转
    附言
    《宪法》是纸和字,洒家不怕!大官是人,决定洒家命运,洒家怕!z问题是大官够得上洒家吗?如此公元2020年其接本结构还跟清朝一样的“上书皇上”现象?根源是政治体制太封建,太僵化,太专制,太落后,太官本……不是哪个人好坏的问题!更不是乌托邦德宣传说教的所谓官员为民意识问题!

  6. 我们的家北京市平谷区黄松峪黑豆峪山水放歌在2020年端午节遭遇一样的事情,至今没有任何办法申冤,不给立案不给解决方案。有冤无处申,这就是现在的国

晓为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